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"你们这些酸秀才!早把酒家忘了吧?俺可是常常挂念你们。多备些酒肉。洒家爱的是酒,好的是肉。哈哈!" 大姐姐占了去……过了灯节!

"你们这些酸秀才!早把酒家忘了吧?俺可是常常挂念你们。多备些酒肉。洒家爱的是酒,好的是肉。哈哈!" 大姐姐占了去……过了灯节

时间:2019-10-28 02:13 来源:玉竹炖鹧鸪网 作者:三线闭壳龟 ag体育下载:800次

  第七十一回大写贾母八旬大庆,你们这些酸念你们多备明写正日子是八月初三,你们这些酸念你们多备季节背景描写跟前后情节流动吻合,但是,第六十二回,探春有段话却是这么说的:“倒有些意思,一年十二个月,月月有几个生日。人多了,便这等巧……大年初一也不白过,大姐姐占了去……过了灯节,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,他们娘儿两个赶得巧。三月初一是太太……”贾母生日究竟是什么时候?我感觉,探春的话,倒说的是生活真实里李氏的那个真实的生日,被曹雪芹很自然地写了下来。但是,从生活到小说,他又故意把贾母生日安排在秋天,就在那个秋日的八旬庆典之时,爆发出宁、荣两府和黑油大门里邢夫人那家之间的连锁冲突,又导致贾母发狠查赌,滚雪球般地酿成抄检大观园,秋风萧瑟,寒冬逼近……他写得很精彩,但是,没来得及把前面探春的话改得一致起来。

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秀才早把酒些酒肉洒反误了卿卿性命;生前心已碎,秀才早把酒些酒肉洒死后性空灵。”第五回里把她的结局预告得很清楚:她“哭向金陵事更哀”,所有这些女子,都跟金陵有关系,但是她最后的情状,似乎是在往金陵方向移动的过程里,悲惨地殒命。“警幻仙姑”她怎么引领贾宝玉走正路呢?她就是说,家忘了吧俺我先把声色之娱让你享受够了,家忘了吧俺让你懂得也无非如此而已,希望你享受够了以后就能够幡然悔悟,觉得我还是去谋取仕途经济罢了,企图形成这么一个逻辑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为了让贾宝玉享受性爱,就把自己的妹妹可卿介绍给贾宝玉。所以秦可卿既是“警幻仙姑”的妹妹,又是贾宝玉的性启蒙者。你说,秦可卿她的这种身份,难道不是高于贾府吗?对不对?如果是一个养生堂抱来的野婴,是一个宦囊羞涩的小官僚养大的一个女子,她怎么能够出任这种角色呢?不可能的。但是《红楼梦》文本就是这么来写的。这又是一个证据,证明秦可卿身份非同小可。

  

“冷月葬花魂”,可是常常挂就是湖心倒映着寒月,而如花美眷,就沉入湖中,魂消魄散。“冷月葬花魂”,爱的是酒,有的本子上写的是“冷月葬诗魂”,爱的是酒,通行本也选择了“诗魂”,其实,曹雪芹的原笔就该是“花魂”。“花魂”是一个《红楼梦》里出现过多次的语汇,比如第二十六回末尾,写黛玉哭声感动了花鸟,就有两句形容:“花魂默默无情绪,鸟梦痴痴何处惊。”再如黛玉的《葬花吟》里:“昨宵庭外悲歌发,知是花魂与鸟魂?”“花魂鸟魂总难留,鸟自无言花自羞。”细考究各种古本,有的先把“花魂”抄错成“死魂”,再辗转地抄,有时候可能是一个人读,另外几个人笔录,南方口音又s、sh不分,就进一步把“死”听成了“诗”,“诗魂”流传下来,很可能就是这么一个过程。“榴花开处照宫闱”。“榴”就是石榴,好的是肉哈哈石榴有一个什么特点啊?石榴多籽。为什么在紫禁城里妃嫔住的那些院落里面都种石榴树啊?它有时候不直接栽在地下,好的是肉哈哈而是栽在一个大盆里面,现在你去故宫参观,有时候还能发现,月台上一溜都是石榴树。封建社会,从皇族一直到普通老百姓,都希望多子多福。康熙皇帝本身就是一个榜样,你看他那么多子女,而且以子女众多为荣、为喜。“榴花开处”意味着什么?我个人以为,意味着小说里面的那个贾元春实际上她已经为皇帝怀孕了,所以她得到皇帝那么大的宠爱。一般来说,皇帝宠爱一个妇女,在多数情况下,还是因为她为自己有所生育,特别是能给自己生儿子。所以贾元春她后来命运为什么悲惨呢?因为从小说里面我们看不到一点痕迹,说她把怀的这个孩子生下来了。在真实的生活当中,情况可能也是很悲惨的,她的原型给乾隆怀了孩子,孩子却并没有能顺利地落生。所以“榴花开处照宫闱”,那个石榴树开着花,石榴树开花就意味着要结石榴果,但是结出来没有呢?它不是“石榴结处照宫闱”,它仅仅是“榴花”,并没有完全结成石榴。这一句就点出来,贾元春她是处于这么一种状态。

  

“日月双悬”的政治形势下,你们这些酸念你们多备当时官僚阶层呈现的状态比较复杂,你们这些酸念你们多备史湘云又说了一句牌令词,叫做“日边红杏倚云栽”,意思是也有的人会依靠日这个力量,从而得势。但是你要小心,紧接着,史湘云又说出一句来,和“双悬日月照乾坤”一样让你心跳,叫做“御园却被鸟衔出”,这句话很妙啊!御园,大家去过紫禁城的御花园吧?那么大一个大花园子,你可要小心,你防这个防那个,一只鸟就可能把你衔走啊,厉害不厉害啊?当然,这句话,一般可以理解为鸟儿飞进御园里,衔出了里面樱桃树上的樱桃。书里写史湘云的那副牌,凑成以后是“樱桃九熟”,牌相是三张牌九个红点,满堂红。鸳鸯报出“樱桃九熟”的牌名后,史湘云接着就说“御园却被鸟衔出”,意味着御园里所有的樱桃,所有的精华,实际上也就是御园的全部价值,都会被外来力量夺取走。简单来说,就是有一种潜在的夺权力量正在虎视眈眈,御园有可能被鸟就衔出去了,别看表面是“闲花落地听无声”。所以史湘云的这个令词也很可怕,预告了很多东西。“他们是可怜人;不幸上了历史和数目的无意识的圈套,秀才早把酒些酒肉洒做了无主名的牺牲。可以开一个追悼大会。

  

“一个是美玉无瑕”下面的话是些什么意思呢?把这个曲劈开了,家忘了吧俺再看这些句子:家忘了吧俺“若说有奇缘,如何心事终虚化?”因为曹雪芹在八十回后,很可能写到妙玉又出现了,和贾宝玉又见面了,如果真是有奇缘,如何心事终虚化?什么叫做心事,这也值得探讨,就是贾宝玉和妙玉之间,究竟有没有爱情,这是一个很大的探讨课题。我觉得,这儿说的心事,不一定指的爱情,他们两个是互相肯定、互相欣赏的,但是生活的巨变使得他们终于还是无法沟通。“一个空劳牵挂”“一个是镜中花”,相对于贾宝玉来说,他对妙玉的牵挂,并不能解决妙玉什么问题,而恰恰是妙玉,后来在他生活里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;对他来说,妙玉只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美丽女性,只留下一些镜中花般的回忆而已。想起这两个女性最后的命运,贾宝玉自己想,“眼中有多少泪珠儿,怎经得秋流到冬尽,春流到夏。”

“意淫”这个曹雪芹创造的语汇,可是常常挂因为里面有一个“淫”字,可是常常挂历来被人误读误解。现在有的人写文章,把它当成一个绝对贬义的词汇,理解成“在意识里猥亵”,甚至“在意识里跟看中的人性交”那样的含义,说谁“意淫”,就是批评谁心思不正,下流堕落。这样理解“意淫”,绝对歪曲了曹雪芹的原意。这个概念是曹雪芹通过警幻仙姑,在第五回快结束时,很郑重地提出来的。建议大家再细读相关的那些文字。北静王是有原型的,爱的是酒,首先从北静王的名字我们就可以看,爱的是酒,他说北静王叫什么名字呢?他说他叫水溶,那么在清朝的皇家里面有没有一个人叫水溶呢?没有,但是有一个人叫永瑢,永是永远的永,永字去掉一点,上面一点去掉是什么啊?就是水,第二个字永瑢的瑢是玉字边一个容易的容,玉字边容易的容把当中偏旁的一竖去掉,变成三点水,是不是就是溶解的溶啊?对不对啊?那么《红楼梦》写北静王的名字叫水溶,显然就是把这个永瑢两个字各去掉一笔构成小说当中这样一个角色,这明摆着,水溶是从永瑢这个名字演化来的。那么永瑢是谁呢?永瑢是乾隆的一个儿子,乾隆的儿子都是永字辈,那是不是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呢?说《红楼梦》里面的水溶北静王就是写的是一个乾隆的儿子呢?又不是这样的,借用了这个永瑢这个名字,各去一点。构成小说当中水溶这个名字,那么实际上,这个角色的生活原型是两个人物组合而成的,第一个人物,可以说就是永瑢,因为取用他的名字,把他的名字加以变化作为小说角色的名字,第二个是谁呢?是康熙的王子之一,康熙有很多个儿子,上几讲我们介绍过了,康熙的生育能够非常之强,康熙的第21个儿子,第21阿哥叫做允禧,康熙的儿子过去在雍正没有上台时候第一字都是胤,第二个字都是一个示字边,字意都是吉祥幸福的意思,雍正上台以后呢,就保留他自己的胤字,其他的兄弟前边的胤字都改成允许的允了,取一个声音相近的字。那么第21王子叫允禧,这个允禧这个人虽然他的辈分很高,他是康熙的儿子,就是他跟雍正是一辈的,比乾隆还高一辈,是乾隆的叔叔,那么上一讲里面我已经说过,从生活的真实到艺术的真实,基本上是把康熙跟他同辈的,在生活当中曹寅跟他同辈的,小说里面,是贾代善贾母他们是一辈的;再在往下捋的话,那么雍正跟他一辈的就是曹寅的儿子曹顒、曹頫,这些人跟他是一辈的,那么折射到小说就是贾敬、贾赦、贾政;再往下就是乾隆,他在生活当中就是和曹雪芹是一辈的,反映到小说里面,升华成为艺术形象就是贾宝玉,是这样的辈分关系。那么我们再捋一捋,允禧,他是这个废太子的小弟弟,也是雍正的小弟弟是第21阿哥,他辈分高,但是他生得晚,因此他年龄实际上,应该和曹雪芹差不多,比曹雪芹略大,是这么一个王子。这个人很有意思,这个人考察他的一生,他不问政治,表面上不问政治,喜欢文艺,他自号紫琼道人,又有一个号叫春浮居士,他留有着作到现在,如果你去找这个书,还可能找到,一本叫做《花间堂诗草》,他写诗,还有一本叫《紫琼严诗草》。那么我说到这儿也可能有人确实有点不耐烦,说你是不是枝蔓,说得太远了,还是直接说点和《红楼梦》有直接关系的好不好?允禧,我只举一个例子,你就知道他和《红楼梦》绝对有关系,这个人除了留下诗集以外,他还留下一个匾,这个匾现在还挂在咱们北京城,你可以去看,在哪儿呢?在什刹海后海,原来叫做中国音乐学院,现在还有一些机构还留在里面,据说逐步要腾清,就是在清末的时候是恭王府的,后面的恭王府花园现在作为一个公开的让大家参观的园林了,前面的恭王府的建筑还没有完全成为参观点,但是里面一部分建筑保存得相当完好,在恭王府的庭院里面,就一直挂着一块匾,匾上写了四个字叫做“天香庭院”,跟《红楼梦》有没有有点关系啊?有没有点关系?“天香”两个字我们多熟悉啊,“秦可卿淫丧天香楼”,是不是啊,那么现在你还可以看这个匾,就叫“天香庭院”,虽然他没写天香楼,但是“天香庭院”也足够我们玩味了,是不是啊?这个匾当然很奇怪,这个匾上没有允禧的签名,但是有他的一枚印章,这个印章和签名具有同样的效力,证明就是他书写的。说这个什么意思,就说明曹家在雍正朝遭罪以后,在他们的旧关系里面还有一些康熙朝的这些王子,对他们家比较好。暗中保护,明里头可能也接纳,允禧是其中之一,他表面上不问政治,他确实也没有夺取皇位的野心,没有权力的欲望,但是这个人在几派的政治的搏击当中,他采取一种中立的立场,而这个中立又不是真正的中立。用今天的话说,他具有某种人道主义的情怀,他总是同情被摧毁的一方,被打击的一方,他总对那一方给予一些援助,给予一些温暖,是这么一个人。这个人物年龄比曹雪芹略大,他的形象啊,他的气质应该就和《红楼梦》第14回、第15回所写到的北静王是一样的。而且这个允禧后来他的封号就是这个谥号为“靖”,就是过去王公贵族死了以后,皇帝会给他一个谥号,给他最后一个评价,用一个字,个别情况下可能用两个字,多数情况下用一个字来盖棺论定,他就是被定为“靖”,他的谥号就是“靖”,而且他后来封的是郡王,这个“郡”字和“静”字也很接近,字音也很接近,所以从这些蛛丝马迹可以看出来,生活当中这个原型和曹家关系是非常密切的,而曹雪芹写《红楼梦》像天香楼这样一个具体的小说里面的一个建筑的命名,和这个生活当中这个人物,都是有关系的,是有关系的。说到这儿,我必须把那个撂下的话茬再拾起来,因为有的听众朋友可能已经按捺不住了,说你刚才不是说了,还有一个永瑢,你现在又说允禧,允禧是和雍正一辈人的,年龄小,辈分大,你说的永瑢,这个永瑢他是乾隆的儿子,他不是孙子辈吗?从允禧往下算不是孙子辈了吗?你折算得非常准确,他们俩有关系,什么关系?当这个允禧死了以后,他们家就绝后了。乾隆上台以后,为了维护皇族的团结,乾隆这个上台以后实行一个政策“亲亲睦族”,就是皇族之间由于他父亲那一代,一直到他祖父那一代,两代结下的仇怨太深了。所以他一上台就觉得大家都是亲骨肉,要去亲近自己的亲骨肉,要以亲爱的一种态度和原则,来对待自己的亲骨肉。睦族,睦就是和睦的睦,就是一个宗族里面大家要和和睦睦地过日子,乾隆这样做是对的,那个时候你不抚平前两朝所留下的政治伤痕,你怎么能够巩固自己的统治呢?你巩固你的统治,首先要把上层团结起来,所以当时乾隆心很细。他发现他的一个叔叔允禧死了以后,家里就没有后代了,他就把自己的一个儿子,就是这个永瑢,过继给这个允禧作为允禧的孙子,明白这个关系了吧,所以这两个人实际上后来在同一个王府里面承继同样的爵位。因此这两个人很显然都和曹家有关系,这个永瑢虽然比曹雪芹小,他比曹雪芹年纪还要小,乾隆把他过继给允禧显然也不是偶然的、随便的,很小这个孩子就到他这个叔爷家里面去玩儿过,应该也是一个喜欢吟诗作赋的人。

比如说,好的是肉哈哈《红楼梦》第六十三回,好的是肉哈哈它是写贾宝玉过生日,贾宝玉过生日就是“寿怡红群芳开夜宴”,在怡红院她们就凑起来,大家喝酒,而且做一种游戏,抽那种签,签上有花名,有一句诗,那么这个当然暗示每一个抽签者的命运。在这个游戏过程中,大家记得吧,探春就抽到了一签,这个签上面一句诗叫做“日边红杏倚云栽”,而且签词上就说,抽中这个签的人有可能成为王妃,这个时候众人就有一句议论,就说:“我们家已有了王妃,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?”咱们就小说论小说,这点,有的读者觉得,这点写错了呀!贾家整个描写里头有皇妃,没有王妃,是不是?对不对?小说里面设定的贾元春的身份是什么呢?在十六回里面“才选凤藻宫”了,她是皇妃,对不对?她不是王妃,王妃你就说低了呀,凡事应该都是从低往高说,哪有从高往低说的呀?这是怎么写的呀?是不是啊?曹雪芹之所以写出这样一句话,而且在各古本里面,这句话都一样,就是我那个词,它就逗漏出一个消息,就是贾元春这个人,她的原型最初并不是皇妃,就是一个王妃,明白我的意思了吧。比如说她经常有这样的话,你们这些酸念你们多备写到这儿,你们这些酸念你们多备说“有是事,有是人。真有是事!真有是事!作者与余,实实经过!”她能做这个见证。甚至于“此语犹在耳”,这句话她当时听见过,现在还在耳边响。“实写旧日往事”,等等,她和曹雪芹共享《红楼梦》的原始材料、原始素材,她厉害得很啊。她有的时候批着批着,《红楼梦》里没写到,她想到了,她还要过来提醒曹雪芹。比如说,她有一条,就是当《红楼梦》里写到贾宝玉和秦钟很要好,带秦钟去见贾母,贾母一看秦钟出落得也不错,很喜欢,就给秦钟一个金魁星,送他一个魁星,这个时候脂砚斋就说了,“作者今尚记金魁星之事乎?抚今思昔,肠断心摧!”这哪儿是一般的批语啊?是不是?她就掌握曹雪芹写作的生活原型、事件原型、物件原型、细节原型。还有一回是写到喝合欢花酿的酒,脂砚斋就批了,“伤哉”,她就很伤感了,伤感哦,“作者犹记矮 舫前以合欢花酿酒乎?屈指二十年矣!”你看她,什么人啊?曹雪芹没写这个矮 舫,矮 舫估计是一个园林建筑,她就知道这个生活素材来源于当年矮 舫的,咱们当时用合欢花酿过酒!这件事是二十年前的事,清清楚楚,所以你看她是什么人。再回过头来想想高鹗是什么人,越想脂砚斋越冤枉,《红楼梦》的封皮上写上曹雪芹、脂砚斋我觉得都合理,写上高鹗实在是太不合理了。

比如他对母亲王夫人,秀才早把酒些酒肉洒第二十三回写到,秀才早把酒些酒肉洒他从外面回来,进门见了王夫人,不过规规矩矩说了几句,便命人除去抹额,脱了袍服,拉了靴子,便一头滚在了王夫人怀里,王夫人也就用手满身满脸摩挲抚弄他,宝玉也搬着王夫人的脖子说长道短的……这是一幅多么温馨的母子依偎图。当然紧接着就写到贾环故意推倒油灯,想烫瞎宝玉眼睛的情节。贾环下这个毒手,除了别的远因近由,其中一个因素就是贾环患有皮肤饥渴症,王夫人是不会去爱抚他的,他的生母赵姨娘虽然把他当做争夺家产的一大本钱,对他把得很紧,却并不懂得对他进行爱抚。书里写到贾环在薛宝钗那边跟香菱、莺儿等赶围棋作耍,输了,哭了,回到赵姨娘那里——那是赵姨娘第一回出场——她见了贾环,是怎么个表现,记得吗?她不但没有去爱抚、摩挲自己的儿子,反而劈头劈脸就是一句:“又是哪里垫了踹窝来了?”所以,从未得到过父母爱抚的孩子,就会患一种皮肤饥渴症,羡慕、嫉妒那些被父母爱抚的孩子,贾环品行很差,他就把那嫉妒化为了下毒手的行为。书里写贾宝玉即使在那种情况下,也还是为贾环掩盖恶行,说如果贾母问起,就告诉是他自己不小心烫着的。在第二十回,书里还干脆直接写出,说贾宝玉心里有个准则:父亲叔伯兄弟中,因孔子亘古第一人说下的,不可忤慢,只得要听他这句话。可见宝玉反对的只是读书科举、当官搞政治,至于构成封建思想体系里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的伦理观念,他是认同的,照办的。别人怎么看,家忘了吧俺咱们不管,家忘了吧俺咱们看看书里怎么写贾母的眼光。书里怎么写的呢?我们把书先拿手摁上。我们想一想,我读过好几遍《红楼梦》了,我现在从头来重新读第五回,贾母会想,可怜见的,家里没人,难为她了,不是的——“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”,她不是一次妥当,两次妥当,素来就妥当!她忽然走出来带宝玉去午睡,极妥当。这是贾母的眼光。贾母她认为,秦可卿“生得袅娜纤巧,行事又温柔和平”,一是形容她的相貌、身段,一个是形容性格、气质都很不错,这倒也罢了。然后曹雪芹通过叙述语言,就替贾母做出了一个不可争议的判断。这个判断词是这样的,说,秦可卿“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”!第二都不是,并列都没有,稳占第一份。你不觉得奇怪吗?如果第八回那段文字不是我说的打的补丁,真是那么回事,她怎么会是得意的一个对象呢?让老祖宗觉得很得意,而且“第一得意”。

(责任编辑:豚尾猴)

相关内容
  •   
  •   她被我的比喻逗得笑了,但立即又收住笑说:
  •   
  •   这就是他的表达感情的方式了。我扭转脸,不去看他。
  •   他又拉拉我的小辫子:
  •   
  •   
  •   
最新内容
推荐内容
  •   
  •   
  •   许恒忠的脸立即飞红了。我们也都笑了笑。何荆夫又拍拍许恒忠的手,请他不要见怪,然后诚挚地说:
  •   鲁迅说过,一个人处在需要辩诬的地位是可怜的。我可不想去辩诬。而且,我到C城,还是有收获的。我更加认识到自己给孙悦和憾憾带来的不幸,懂得要赎回自己的灵魂还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。我不愿意把自己在C城的活动公布出来让人品评、鉴赏。
  •   
  •   
热点内容